介绍

【特写】将登珠峰雪满山,当一部纪录电影“遭遇”疫情

作者:admin

难以预料的坏天气是登山者最大的威胁,而许多意外也正如珠峰上的风雪,没有人知道它们会在什么时候降临。这句话放到电影市场也一样合适。2022年3月至今,疫情“此起彼伏”,多地影院暂停营业,改换上映档期成了院线电影常见的操作,《珠峰队长》也是其中之一。

“我把我们发行《珠峰队长》比作另外一次攀登的过程。”大象点映CEO吴飞跃最初与《珠峰队长》的主创团队会谈时曾这样比喻。后来这句话一语成谶,正如攀登珠峰的过程很难一帆风顺一样,《珠峰队长》的发行过程也几经曲折。

图片来源:电影《珠峰队长》剧照

纪录电影《珠峰队长》由高山向导苏拉王平及其团队拍摄、制作,影片记录了团队中7名高山向导和另外8名普通登山者登顶珠峰的全过程。作为《珠峰队长》的发行公司,大象点映为电影策划了“雪山首映礼”,计划邀请全国各地媒体、院线影管负责人以及影评人前往“珠峰队长”苏拉王平的家乡阿坝州黑水县观看电影并体验攀登雪山。

但疫情是一只不容小觑的“黑天鹅”,它挥动翅膀,把大象点映原本的宣发计划搅乱。《珠峰队长》最早计划定档2022年3月18日,而在国内疫情反复的境况下,上映日期一再延后,宣传周期也因此一再拉长。

“所以大象成立这5年多来,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项目,在策划和应对上面,我们做了这么多的方案。”谈及疫情的影响时,吴飞跃向界面文娱表示,“所有的事情都是牵一发动全身。”

去不了的雪山,不能确定的档期

最先因为疫情搁浅的计划,是为《珠峰队长》量身打造的“雪山首映礼”。

在吴飞跃的设想里,“雪山首映礼”能够向媒体、影评人、院线影管负责人等人传达《珠峰队长》的“身临其境”感,因而是《珠峰队长》宣传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电影正式公映之前必定要促成“雪山首映礼”。

首映礼被安排在电影主创、高山向导苏拉王平的家乡,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的三奥雪山。阿坝州紧邻成都平原,国内大部分城市去往该地需要途经成都。而在疫情之中,三奥雪山成了吴飞跃的团队难以到达的地方。

图片来源:电影《珠峰队长》剧照

起初是因为成都在二月下旬开始的疫情。

2月19日,大象点映宣传副总监肖副球第一次在首映礼受邀者的群聊中统计有意愿前往四川的参与者的信息。首映礼举办后到影片正式上映之前需要留出时间来让首映礼的热度和电影口碑发酵,吴飞跃和大象点映的团队决定将“雪山首映礼”安排在影片上映前的半个月。

在肖副球的信息发送后,不少受邀者在统计表格中提交了前往阿坝州所需要的信息,就在一切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时,疫情拦在了前方。

“我们当时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当中。然后看到新闻说成都有疫情,我一下就懵掉了。”肖副球发出邀请不到48小时,四川成都出现了新冠确诊病例,截至2月21日12时,成都已排查出密切接触者570人,成都多地被调整为中高风险区。

“成都的疫情出来之后,我们开始研究不同的路线,比如说不经过成都,从别的地方去进入四川进入阿坝州。”吴飞跃并没有在得知成都出现疫情的第一时间决定放弃原本的首映礼计划,可就像最有经验的登山者也无法避免坏天气的影响一样,大象点映的方案也无法规避疫情的影响。“因为防疫政策,这些方案都不成立,那这个活动的这个时间就没办法成立,我们不得不延后,活动一延后的话整个公映档期就得延后了。”

随后,肖副球在群聊中通知原定于3月1日至3月5日举办的首映礼被迫延期。疫情让“雪山首映礼”和《珠峰队长》3月18日公映的计划一起搁浅,也让大象点映不得不重新选择电影的上映时间。“我们还想4月底可能是一个可以定档的时间。如果是4月底上映的话,往前推,首映礼就要在清明节假期附近。但是在清明附近的话,因为有个小长假,电影院线的负责人可能要留在影院去指导他们的日常工作,所以去不了。”

事实也证明,清明节假期前后并不是合适的举办时间,截至4月2日18时,成都市仍有4个高风险地区以及3个中风险地区。吴飞跃最后决定将档期调整至5月13日。在吴飞跃与大象点映团队的考量中,四月中下旬成都的疫情必然能得到控制。因此,2月28日,肖副球在受邀者群聊中宣布“雪山首映礼”调整为4月12日至4月16日举办;3月25日,肖副球再次发出邀请。

“雪山首映礼”两次因疫情延期

但就在成都疫情渐渐平息、新的首映礼方案逐步执行时,大象点映团队所在地上海出现了确诊病例,吴飞跃和大象点映的大部分工作人员被困在了起点。

起初只是小范围的核酸检测,然后是居家办公,到3月28日,上海市宣布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实施封控管理。“我们团队的人每天都在关注疫情的形势,关注各种信息。”渐渐地,吴飞跃意识到大象点映团队离开上海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雪山首映礼”的举办需要大象点映与苏拉王平团队、受邀者、阿坝州政府等多方进行协调。尽管苏拉王平等主创团体的成员在上海之外,可以继续活动,但对于举办一场大型活动而言,他们的人手并不充足。“如果我们去不了的话,办活动的人都不够。”

3月中旬,大象点映开始居家办公,关于《珠峰队长》的会议转为线上举行

权衡之下,吴飞跃再次决定延期举办首映礼,原定5月13日的档期也因此必然后延。

在吴飞跃的计划里,上海、北京、成都处于解封状态是“雪山首映礼”能够举办的必要条件。“因为首映礼邀请的媒体、院线影管负责人等等大部分是在这三地,然后大象团队在上海。另一方面,对于《珠峰队长》而言,这部影片它的重点的市场也是在一线城市。北上广深这些城市本身在这种户外电影的题材,包括纪录片题材本身也是大的票仓。”

对于首映礼计划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执行,吴飞跃向界面文娱表示:“目前来看的话应该就在上海正式解封的时候,我们应该就可以去发出邀请,然后在解封两周后,我们首映礼应该就能够办。”

但截至5月3日,上海仍处于封控中,而北京也因新增确诊病例而出现中高风险地区。各地疫情得到控制的时间难以预测,电影《珠峰队长》的首映礼和档期也因此难以确定。

谁也无法确定从原本的档期撤离之后,影片的下一站会是哪里。

宣传周期拉长,但线下活动无法举行

《珠峰队长》的档期迟迟无法确定,电影的宣传周期也就不断拉长,原本节奏紧凑的宣传活动被掰碎了分散到更漫长的待映时间中。

大象点映为《珠峰队长》设计了不同宣发阶段,除了“雪山首映礼”,还有演讲式的全国路演。吴飞跃认为,“珠峰队长”苏拉王平从放牛娃成长为高山向导,为拍摄电影筹备十年,以及冒着生命危险在高海拔的雪山上进行拍摄的幕后故事也是纪录片吸引人的一部分,因此决定将路演设计为演讲结合电影片段的放映。

3月18日,电影《珠峰队长》的第一次点映在北京、成都两地的汽车影院举行。一位曾前往珠峰的观众观看电影后表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09年我自驾到过珠峰大本营,去了聂拉木。但是没有看到(电影里)登珠峰这样壮观……”

3月18日汽车影院点映。图片来源:大象点映

点映带来的良好口碑反馈以及热度本应由路演来接续。按照大象点映的计划,全国路演原本会在4月13日开始,路演从成都出发,涵盖西安、武汉、苏州、南京、上海等二十几座城市。身在上海的吴飞跃与大象点映团队成员也试图推进路演安排。然而,在上海之后,3月下旬一直5月,西安、武汉等路演计划中的城市也零星出现确诊病例。在反复的疫情下,许多城市的防疫政策更加严格,例如武汉自4月15日起超过48小时未检测核酸健康码将转为“灰码”,而“灰码”无法进入公共场所,城市的防疫政策也不允许举办超过100人的大规模室内聚集活动。

“规模小,影响力出不来的话,可能就没办法达到我们预期的这个效果。”吴飞跃与团队于是不得不将线下路演也一起延期。

4月17日,大象点映、苏拉王平、电影博主“董小姐聊电影”等人曾在微博上开启第一次线上直播

“我们接下来要想的是怎么样在整个的电影宣传周期拉长了两个月之后,去新增一些宣发动作,去延续前期积累起来的这些宣传的热度。我们前期本来做了一些活动,如果现在突然一下断掉了,你没有新的动作来去延续这些宣传热度的话,说明前期的很多工作基本白做了。”路演和首映礼一样无法按计划进行,大象点映试图寻找不受疫情影响的替代方案,线上直播的计划应运而生。

4月17日,大象点映、苏拉王平、电影博主“董小姐聊电影”等人曾在微博上开启第一次线上直播,直播最高在线人数为8.8万,肖副球认为这“基本达到了预期”。

大片撤档,是个机会

直播给了大象点映更多信心,过往的成功经验也让吴飞跃从疫情中看到转危为机的可能。

疫情带来的变局往往和机会相伴而生,吴飞跃曾有把握住机会的经验。大象点映曾承担过电影《第一次的离别》的发行。这部没有明星加持的小众文艺片,是2020年7月20日影院复工首日上映的为数不多的新片。在《哪吒之魔童降世》《美人鱼》《夏洛特烦恼》等20部经典老片的夹击中,仍在首映当日和第二日分别获得26.9%、26%的排片率。

“在大部分影片宣布撤档前大概4天,我们就通过一些市场上的准确信息来源获知,今年的五一档有大量的原定在这个时候上映的片子一定要撤出,所以影院院线都很着急,都很担心这么一个重要的档期会没有片子。”吴飞跃再次看到了争取排片率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它也在《珠峰队长》面前展开了。”

图片来源:电影《珠峰队长》剧照

素人拍摄、纪录电影以及攀登珠峰的题材都决定《珠峰队长》并不具备商业大片的话题度与关注度,也难以在热门档期与商业大片竞争排片量。此前夏伯渝拍摄的同题材纪录电影《无尽攀登》日均排片率就小于0.1%。填补冷门时间影院的空缺是最适合《珠峰队长》的策略。

自2021年以来,商业大片扎堆各大节假日档期,2021年五一档就有《悬崖之上》《秘密访客》等13部新片上映。但2022年4月开始,受到疫情影响,影院营业率连续21天低于50%,多个工作日全国大盘票房低于800万。继清明档影片“出逃”之后,原定五一档上映的《哥,你好》《保你平安》等8部电影也纷纷撤档。五一档最终只有五部新片上映。

“过去像春节档、五一档,都属于是我们不会去想也不会去碰的(档期),这样的一个大档期都是热门的商业大片去竞争。但(现在)既然大家都退出了,市场就有了空间。”在吴飞跃看来,院线缺少可供选择的新片,因此会更愿意给《珠峰队长》安排数量更多的场次以及更长的排片时间,“我们相信从口碑的循环发酵来说这是非常好的。”

种种考量之下,4月23日晚,大象点映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宣布在4月29日至5月4日间开启电影《珠峰队长》全国大规模超前点映。

点映现场。图片来源:大象点映

“之所以提前发布,是我们猜测按照原定计划也许会和其它影片的撤档(或者定档)动作撞到一起。”肖副球解释道。《珠峰队长》也的确不是唯一一部看中了档期释放出的空间的影片。电影《出拳吧,妈妈》于4月25日官宣提档至4月30日;《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以及动画电影《坏蛋联盟》也将“不撤档”作为影片的宣传标语。

点映开始前夕,《珠峰队长》导演吴曦在给界面文娱的留言中说道:“《珠峰队长》筹备十年拍摄不易,每一帧都是高山摄影师用命相换,我们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但对于《珠峰队长》而言,“攀登”并没有结束。今天是五一假期的第四天,也是《珠峰队长》五一点映的倒数第二天。在大片频频撤档之后,五一档的票房大不如前,《珠峰队长》“逆行”的关注度也未达到大象点映的预期。截至本文发稿,《珠峰队长》五一期间总观影人数为16669人,超前点映场次有5567场,场均观影人次大约仅有3人,排片率和上座率没有达到大象点映的预期。

在五一档点映之外,大象点映还为《珠峰队长》设定了8848场包场与众筹点映的计划,截至目前,仅完成几百场放映,但更多的场次因为疫情影响不得不一再延期。而疫情也仍在给“雪山首映礼”和公映档期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大象点映又将重新规划宣发计划,等待下一个“登顶”的窗口期。

友情链接